• 您现在的位置:
  • 首页
  • 婚姻爱情

临水照花 我心慈悲

2018-11-26 10:21 关键词:爱情故事,婚姻生活,情感交际,青梅竹马,亲情爱情 阅读:9

临水照花 我心慈悲

  白落梅所著的《因为明白 所以慈悲》里有如许一句话:“韶光无涯,离合偶然。因为明白,所以慈悲。

  我们生在这风雨人世,人人皆需尝尽烟火,尝尽百味,经几度浮沉,完成一次次人生慈悲的修行。在灰尘起舞的每一个日子,我们都曾想在这潋滟红尘里求得少量的现世平稳。直至下午茶时间,我们仍怀着一颗梨花似雪的心,不经意的捡拾着那碎了一地的记忆。

  “生命是一袭华丽的袍,爬满了虱子。”叶落寒山,寒枝拣尽。那着一袭素锦旗袍,走过民国烟雨的临水照花人,已被生涯伤到了无以复加的境界。或许也正是因为如许,才使得她成为魂魄深处的一个传奇女子。这个姿态倾城、烟火平生的女人就是张爱玲,她就是如许无喜无悲,不紧不慢的在乱世风尘里开出了一朵花。

张爱玲与胡兰成

张爱玲与胡兰成

  “于千万人之中碰见你所要碰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原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其余话可说,唯有悄悄的问一声:“噢,你也在这里吗?”敢问这凡间有若干姹紫嫣红的花事,都被红尘浮华幻化成了霎时惊鸿的回身。不是因为上海幽深的衖堂太寥寂,而是没有人值得她等到迟暮,这就是千帆过尽,生涯赠给张爱玲的第一份“厚礼”。胡兰成,一个掷地有声的名字,一个狂傲自负,挟妓啸游的汉奸。也只有张爱玲如许剔透的女子,能力让他当初挥笔写下:“愿使光阴静好,现世平稳。”的旦旦誓词,许下“同修同住,同缘同相,同见同知”的情话。在那个尘埃里开出花的光阴里,他们成了大上海最美的恋爱,冷艳了这一双人光阴初好的情深意长。

  “见了他,她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尘埃里。但她的内心是欢欣的,从灰尘里开出花来。”这可能是每一个痴情女子的写照吧,因为内亲爱,内心小鹿乱闯,所以心甘情愿成为一朵被他鉴赏的花,在灰尘里摇曳。韶光如绣,光阴结茧,恋爱里山高路远,曾以梦为马的双宿双飞,如今也被生涯蚕食的只落了个路遥马亡。只是那一弯冷月,履约屡屡挂在窗棂外,醒时随心,入梦随影。胡兰成说张爱玲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,他曾痴迷于如许一个清绝冷傲的奇女子,但他仍是让她枯萎了。

  “我要你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我是等着你的,不管在甚么时候,不管在甚么地方,横竖你知道,总有这么一个我。”这该是要有多大的勇气,能力让她如许暖和的回回生涯赋予她的伤痛。如果说碰见是魂魄飞升的一场劫运,那末关于二十四岁的张爱玲来讲,这不算早,亦不算晚,只是恰恰的碰见了。许多时候,许多有过婚姻的男子或女人都明白一个简朴的道理:恋爱来过,我们相爱的每一刻,都真真切切的存在过。婚礼上人人的初衷大抵都是执一人之手,与子静看斗转星移。哪知生活原本就是一辆没有偏向的马车,它从你我身旁哒哒而过,归纳了一场场南辕北辙。之后,有若干个你和我,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你我继承行走在各自恋爱的世界里,寻找那个等着你或我的下一个路人。

  “假使我不得不分开你,我不会去寻短见,也不会爱别人,我将只是枯萎了。”爱是一个百转千回的观光,起点到了,观光结束了,你我便自然的走下列车,各自带着一路的回忆,前去下一处风景。我说爱是一朵花,而你是独一的种子,恋爱来的时候,花开了;我说爱是一朵花,而你是寒冷的风霜,恋爱分开的时候,花枯萎了。有些时候,爱过、伤过、走过,或许真的已谈不上恨或者爱,只是觉得风轻云淡,灰尘落地而已。有一种恋爱,无关风月,无因无果,只是应了那句从你的全世界里路过。

  “肉体恋爱的结果永远是娶亲,而肉体之爱每每就像平息在某一阶段,很少有娶亲的期望。”在这个不知所属的社会,我们在择偶时,常把三观视为两边能否合适生涯在一起最关键的标准。这就是张爱玲所说的肉体恋爱,婚姻。我就是如许一个女人,只求一人对我好,便足以。若你愿为港,护我余生;我便愿成舟,为你搁浅。所以,我曾对我爱人说过,别人的恋爱深似海,我的恋爱浅如舟。

  浮生若梦,余留清欢。这是一个婆娑世界,张爱玲带着她的故事走了,空留下泛黄的照片。

  落在一个我平生中的雪,我们不能全部瞥见。但爱与不爱,却很简朴!

  因为明白,所以慈悲。与恋爱,亦如是!

联系电话:无 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Copyrights 2012-2018 黄金屋经典文学 http://www.zzyycc.cn/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