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现在的位置:
  • 首页
  • 优美散文

约会乡愁

2019-01-08 11:10 关键词:名家散文,人物散文,写景散文,散文欣赏,生活散文 阅读:9

约会乡愁

  用情去感知这个世界,用爱去融入这个红尘……

  ——题记

  路上的行人,渐渐稀少;路上的车子,莫名的拥挤。都市的霓虹灯,仍然闪灼,只是跳跃的影子,减少了很多,很多。尽管,夜仍然是夜,酒仍然是酒。

  身居荣华的哗闹都市,心却奢望宁静如水的寂然小村。群山,青草,绵羊,牧童,另有绵亘的云,模糊的雾,更有生生不息的情,暖至灵魂的爱……

  劳累了一天,紧绷的神经,终是要放松。或者,用情抚摩;或者,用爱温润;或者,用酒精麻醉;或者,用旧事交叉……

  偶然,狂躁的自己,乃至用暴走开释心情的无助,谋求灵魂的归宿。当精疲力尽的身材,躺在草坪上,望着繁星闪灼的夜空,心总会莫名的疼:远方,应当也是星月辉煌吧!

  是,夜?黑暗了谁的心,又敲碎了谁的梦幻?

  只是,有些路,总要一个人走。或者说,每一个人心中,都有一道暗伤,不见太阳,不经雨露。只不过,这伤,或深,或浅,而已。

  都说世相迷离,我们常在如烟世海中丢失了自己,而凡尘缭绕的烟火又老是呛得你我不敢自由呼吸。千帆过尽,回首旧事,那份纯净的梦想早已渐行渐远,如今光阴留下的,只是满目荒凉。

  林徽因如是感慨,是那个年月的因果吗?可是,一唱雄鸡全国白,光阴悠然走了快要一个世纪,红尘仍然……

  陌上花开,风在呢喃。谁,陪你凝听季候的呼叫?谁,陪你仰望星空的转换?

  一个人,一杯酒,饮尽红尘的冷暖;一个人,一杯茶,品尝光阴的酸甜;一个人,一本书,阅览浮世的清欢。一切,都只是云烟过眼,终会如风。

  夜,深了,冬夜,更冷了。

  独自坐在吧台上,一杯酒水,静静地陪着,说不上寥寂,也说不上狂欢后的伶仃,就那样陪着夜,陪着这个都市,将故乡扔掉。

  谁说,认识的地方没有景致?你看,挪动的舞步,闪灼的灯光,靓丽的身影,流淌的音乐,无不揭示着迷人的景致。间或,热情的接吻;或者,浪漫的红玫;另有,高贵的紫罗兰……夜,老是撩人的。

  谁说,认识的地方只有错过的人?你看,活动的大街冷巷,匆匆的行人,碰见就是缘分,一个浅笑,一次牵手,或许都会暖和异乡的寥寂。快速的列车,擦肩的你我,一声你好也会化解彼此的生疏。

  是谁,在等你缓缓归?

  那片荒凉的地皮,那条曲折的泥路,那叶落漠的划子,那条清亮的淮河,另有儿时嘻戏的韶光:旷野中挖野菜的春日暖阳,麦地里捡拾麦穗的炎炎夏日,沙岸上留连忘返的秋水清冷,雪地里堆垒狮子的欢歌笑语。另有,倚门浅笑的亲人……

  是谁,在悄悄呼唤:回归吧,外面的世界很无奈?

  你,究竟是这个都市的过客,也是这个红尘的过客。有些人,有些事,亦是如此,无需锐意,只要心安就好。

  人说,背上行囊,就是过客;放下负担,就找到了故乡。其实,每一个人都明白,人生没有绝对的稳定。既然我们都是过客,就该携一颗从容淡泊的心,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,笑看风尘升降的人间。

  我们老是在埋怨着甚么,在索取着甚么,却总会健忘我们付出了多少。不是吗?

  当我们埋怨都市的地铁,那么那么拥挤的时候,而我们的家乡却还是泥泞满地;当我们向这个都市索取更多的报酬时,可曾想过我们为这个都市增砖添瓦?当我们向爸妈倾慕别人的豪车名宅时,我们可曾明白爸妈的艰辛?

  是的,都市的荣华也是多少人勤奋的结晶,相反我们又为自己的故乡做了甚么呢,或许最清楚的还是自己。

  固然,这个社会不乏贪婪者,哄骗手中仅有的一点点权势,坑民利己,蹂躏着功令的尊严,或许可以蒙得了一时,但他可以肆虐一世吗?

  故乡,在呼唤;乡愁,在漫溢。我们,都在逃离着故乡,却又在盼望着回归,这又是一种甚么样的抵牾生理,谁又知这是一种怎样的情素?

  雪小禅说,每一个在乡村生活过的人都是幸福的,在漫长的人生中,那是丰沛丰富的滋养。

  岁月,悄悄从指尖划过,那没有了局的过去,是碎了一地的梦。蓦地回首,已是无言,这满地碎片,叫我们怎样拾起?

  有些感触,只有凭着记忆渐渐寻找最初的味道,回忆已经很拥挤,却不见过路人,皆是急忙过客。生射中,总有一些令人唏嘘的空缺。只要,我们可以平静的呼吸,认真的凝听,另有浅笑着生活,足矣。

  其实,有些物品一直就在,只是你认为它已经走远罢了。

  一段路,一个人可以走,两个人可以走,多人可以陪你走。只是,沿途的风景,路过的行人,期许的情感,不同而已。这一程,或短,或长,有喜,有愁,有苦,有甜,享受猎取是的欣喜,难过落空时的悲悯。若可以,不悲不喜,多好!

  尽管世事冗杂,心仍然,情怀仍然;尽管平稳流浪,脚步仍然,追求仍然;尽管光阴沧桑,世界仍然,生命仍然。

  我们一直,连续着生命,剔除着丑恶,传承着美好,这个世界那边不是春暖花开呢!于是,记忆的碎片,在一点一点的交错,一个人的浮世清欢,一个人的细水长流,都雕刻在光阴的风铃上,谱写一曲动听的音乐。

  于是,山是水的故事,云是风的故事,你是我的故事。

联系电话:无 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Copyrights 2012-2018 黄金屋经典文学 http://www.zzyycc.cn/ 版权所有